言晴章

為了可以繼續活下去,我所依賴的究竟是何物呢?

【葉藍】一個關於變態的小短子

角色屬於作者,ooc屬於俺(
一句話的莫澄
只是想要寫藍河罵變態((x

1.
現任興欣戰隊教練的葉修目前遇到了一個大煩惱,那就是他非常想要看他家戀人穿他手上這件浴衣啊!

捧著由白色接近透明的絲綢所製成的浴衣,葉修非常認真思考該如何讓傲嬌的許博遠穿上它。

至於,為什麼會有這件浴衣呢?很簡單,上個月和聯盟妹子一同去日本玩的蘇沐澄帶了這件浴衣當伴手禮。雖然興欣新一代心髒隊長是想要讓自己面癱的小忍者穿上它,但最後在一些情況下還是放棄了。

據說聽完全程的方銳大大表示,無法理解現今聯盟妹子的思考並感到十分害怕。

原話是:“唉,還好我家老林不會搞這些有的沒有的。”

聽到這句話的葉修表示十分懷疑。

總之,經過了一番波折,這件浴衣就到了葉修的手裡。

叼著一根pockey,葉修搖搖頭地將腦內妄想給甩出去,“唉,真想看小藍穿這件啊。”

“穿這件幹嘛?。”

“當然是培養夫妻感………”

猛然回頭的葉修:“………”

剛回到家的許博遠:“……”

轉身將書房的門給關上,許博遠陰森森地道:“葉修,你今天睡客房。”

“等等,小藍、你聽哥解釋解釋!你穿這件肯定很美--”

“閉嘴,變態!”

《完(?)》

其實就只是想寫閉嘴變態而已((

【歡樂向】隊長生日快樂!

✴微喻黃
------
0.
”喻文州,恭喜你可以變成魔法少女。”
“………”
望著自己面前的一隻兔子(前年黃少天送的生日禮物),喻文州突然覺得一定是他起床的方式不對。
於是藍雨的隊長非常淡定地將被子摺好,然後準備刷牙換衣服。
今天藍雨的天氣還是很好。

1.
“隊、你給我有點反應行不行啊你!”兔子抓狂了。
“……既然會說話的話,不知道有沒有單位收呢。”
“………我錯了,請您手下留情。”
兔子想了想,還是先道歉比較好,畢竟如果真的讓對方把自己給丟掉就死定了。
輕輕地笑了笑,喻文州盯著兔子的紅眼突然覺得今天應該會非常有趣呢。

2.
“所以你說,因為世界明天就會毀滅了,所以我被獲選為魔法少女?”喻文州笑著說,至於坐在他對面的兔子內心已經冒出了冷汗。
“是,所以你可以請求任何願望。”
“不是可以變身然後去拯救世界嗎?”
……是誰給我寫這種鬼設定的,媽的。
兔子非常認真地回答,“這是公司的規定,請許願吧。”
喻文州沒有說話。
兔子覺得好害怕。

3.
“那麼少天的感冒已經好了,這個願望可以吧。”

4.
訓練室中,喻文州左邊放著一隻兔子玩偶,右邊站著黃少天。
“少天,感冒好了嗎?”
“對啊對啊已經好了差不多了,一早醒來不知道為什麼就不會咳嗽了。欸欸對了,隊長,鄭軒早上的時候跟我說他昨天閃到腰了然後今天不能來練習了。
笑笑著不說話的喻文州。
感到十分緊張的藍雨眾。
最後,他們還是開始訓練了。

5.
“對了,那麼……”
“不可以再許鄭軒腰好的願望!”
“我什麼都還沒說呢。”
壓力山大的兔子。
“對了,兔子你的聲音怎麼變了?”
”……我感冒了。”

6.
今天早上的練習,黃少都很安靜。
對此喻文州感到很欣慰。

7.
因為喻文州許了一個,今天的少天可以是個安靜的人的願望。

8.
兔子只好默默地實現喻文州的願望。

9.
午休時間,喻文州臨時起意想要去探望鄭軒。
身為一個好隊長必須要無時無刻地關心自己的隊員呢。
無法說話的黃少天非常真誠地盯著盧瀚文。
現在只能靠你了!---黃少天
黃少怎麼可以這樣QAQ---盧瀚文

10.
最後喻文州還是沒有去看鄭軒。
因為藍雨的未來說了,景熙前輩去看鄭軒前輩了。
然後不可以去打擾別人談戀愛。

11.
不知不覺地發現整個餐廳只剩下自己一個人,喻文州沒有特別的反應。
嘛……晚一點就知道了。
“……”兔子沒有說話,他總覺得喻文州現在的表情就像是把微草的Boss都強光的燦爛。

12.
王杰希覺得今天的天氣特別冷。

13.
下午的練習,很神奇的異常安靜。
安靜的原因最主要是因為黃少天不能說話。
因此今天各大公會都在哀號。
直到練習結束前,喻文州也沒有再向兔子許下什麼特別的願望。

14.
“那麼,我先回房間了。”
目送著喻文州會房間後,黃少天立刻用QQ傳了88條訊息。
“隊長要回去了你準備好了沒有啊!”

15.
回到房間後沒有看到相像中的畫面,喻文州也沒有多想。
不過他們要做什麼,說句實話喻文州真的不清楚。
“呵。”

16.
然後燈光突然暗了下來。

17.
電腦自動打開了螢幕。

18.
喻文州挑了一下眉毛。

19.
螢幕出現的是榮耀的畫面。
畫面中的所有角色都在說同樣的話語。

21.
而且不是只有藍雨的人,幾乎所有職業選手都來了。

22.
站在門外的黃少天退開了門,在他後面的鄭軒跟徐景熙端著蛋糕,宋曉、李遠跟盧瀚文則是拿著大包小包的禮物。

23.
“喻文州生日快樂。”榮耀上面的畫面如此說。

24.
“隊長生日快樂!”站在門外的隊友如此地說。

25.
然後……………

後續
1。
“臥槽,所以隊長早就知道了!”
聚集在喻文州房間吃生日蛋糕的眾人看著黃少天跳了起來。
喻文州笑了笑,沒有說話。
他看向鄭軒默默地說了一句。
“對了,鄭軒,你的腰還好嗎?”

2.
今天的黃少天特別殘暴。
他在競技場中把有空的職業選手幾乎都虐了一輪。
噢,還順便幫藍溪閣搶了很多隻Boss。
帶著興欣搶Boss的某散人非常認真地在群組裡發一句話後,黃少天便不那麼暴力地搶Boss了。
直到今天,還沒有人知道葉修說了什麼。

------
喻隊生日快樂!
然後也順便祝我自己生日快樂(x

【All勇】冰上的樂師。第二協奏曲

禮拜六的早上是勇利最輕鬆的一個早晨,因為這是他少數可以自然睡到醒的日子。

禮拜六的早上是披集最開心的一個早晨,因為這是他少數不需要叫勇利起床的早晨。

或許是因為從小開始披集就很喜歡在一大早吹奏他鍾愛的小號,再加上音樂大學裡什麼樣子的人都有,所以這更造就了披集每天六點到宿舍外的長椅上吹小號開啟新的一天。

而從大一就開始跟勇利是室友的披集自從發現室友就算有十個鬧鐘也叫不醒之後(僅限在早上七點半前),自願接下叫醒勇利的工作。

但是今天卻是在早上六點出頭,勇利就被披集給叫了
醒來。

而且還是被披集那驚人的尖叫聲給叫醒的。

“勇利---”披集把還在半夢半醒的勇利給抱在懷中,並且把手機給遞到勇利的面前激動地說:“勇利、勇利你什麼時候認識維克托的!?”

“什………………欸?”

瞬間從夢中醒來的勇利瞪大了雙眼,“披披披披集你在說什麼?”

披集沒有說話,只是很興奮地把手機的頁面放大給勇利看。一看到標題和內文,勇利差點就這樣昏過去了。上面標題非常聳動地寫著-鋼琴界的王子.維克托 ·尼基福羅夫放棄了最喜愛的鋼琴!?,接著副標題更是令人驚爆的“轉職教師?即將擔任日本鋼琴手的專屬指導老師?”。

如果只看標題跟副標或許披集根本不會被嚇到這種程度,問題是在新聞裡面的“日本人照片根本就是他家超可愛的室友啊!

“………”震驚到無法說話的勇利。

“………”興奮到無法說話的披集。

勇利慢慢地回過神來,他第一個反應是脫離披集的懷抱,接著到床鋪下面隨手拉了一件外套直接套在上面,然後沒有任何猶豫地衝出了房間。

披集就這樣望著對方離開,內心不僅嘆到果然維克托在勇利心中的份量是那麼大,而自己就只是勇利非常要好的朋友兼室友。他沒有回到自己的床鋪而是繼續躺在勇利的床上賴床。

如果勇利回來的時候我還在睡,不知道他會不會去睡我的的床呢。

披集在睡著前突然想到、他的鋼琴兼小號指導老師好像說他今天有一場演奏?嘛…不過算了,反正到時候跟chiao chiao一起自拍就沒事了嘛~

這個星期六披集還是睡的很飽呢。

*

勇利從男子宿舍跑出去之後,立刻用他此生最快的速度跑到教師辦公大樓、打算去追問他的老師這是怎麼一回事。

當他跑過第三演奏廳的時候,一個不留神便和一個人給撞在一起。勇利沒有跟以前一樣會很慌亂、反而是急急忙忙地站了起來、匆匆忙忙地和對方道歉。

“啊啊、那個我是鋼琴科的勝生勇利、真的很對不起!我我我現在在趕時間……那那那個如果有受傷之類的請再來找我!”

幾乎沒有換氣地把話說完,勇利又開始朝著目標奔跑而去。

被撞到的人:“……”

那個笨蛋在幹嘛?

有著一頭金髮的男子露出一抹他本人也不知道的微笑,轉身繼續朝宿舍走去。

另一邊,當勇利跑到教師辦公室門口的後才發現那麼早是沒有人回來上班的。

昨天星期五,有很多老師都結伴一起去喝酒,而要改作業的教師群也一起結伴去喝酒改作業,所以今天很多老師都不會出現在辦公室。

……不過話說回來也沒有人會想要在假日的時候去學校吧。

勇利在內心對自己吐槽著。

他靠著十分明亮的玻璃門,額頭輕輕地靠在上頭。玻璃的對面映出了穿著咖啡色大衣跟黑色睡衣褲的自己的身影。

“所以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啦。”敲了一下門,勇利只覺得現在的自己已經整個慌亂到不行。

不知道如果這種時候彈大黃峰會不會手打結然後送醫呢?

“---不會送醫喔。”

耳邊傳來男人酥麻的呼吸聲,勇利頓時僵住身子。

這個聲音、他絕對不會忘記,也不會認錯-

站在日本青年身後的銀髮男子勾起一抹微笑將面壁思過的對方扳到自己的面前,只見到對方猶如剛出生的小豬仔一般紅著臉、瞪大了那十分純粹的黑眸。

“你好,勇利。我是維克托.尼基福羅夫。”

如果說神明是在捉弄我的話--

“從今天起我就是你的指導老師了喔。”

-那就請不要讓我醒來了吧-

-----
喔耶!第三篇!
髮際線(劃掉)跟不良(劃掉)都出現了耶
友:不要玩髮際線啊喂ヽ(`Д´)ノ
求各位鄉親走過路過就順便留個言吧QQ

【All勇】冰上的樂師。第一協奏曲

有自創角((不過不是很重要就是了呵呵
-------
“勇---利---”第二音樂練習室傳來一名女性的怒吼,只見在小小的音樂教室中一名身穿白色上衣和米色格子裙的女子左手中握著中音薩式管、右手指著坐在演奏椅上的青年的樂譜說:“這裡不是三連音啊,我從剛剛就一直說是十六分音符啊!”

“溫蒂、對不起。”黑髮的青年顫抖了一下,“可是、那邊我真的不行啊。”

“那你自選就不要選這首啊!笨蛋!”

溫蒂.諾斯帝夫煩躁地抓了抓她那長長的黑髮,看到老師的這個動作黑髮青年-勝生勇利-在心裡暗自驚嘆。

“溫蒂、不、不要生氣…”

“我沒有生氣,但是我真的不懂都已經九月了,怎麼會想要臨時更改自選曲呢?”

“因為…………”想要獲勝。勇利默默地在心裡回答下半句。

“……既然這樣為什麼要選這首曲子?”溫蒂沒有跟以往一樣繼續耐心地指導勇利,反而是對著已經快要縮成一團球的勇利厲聲問到,“你不是原本就是saxphone主科的學生、而且依照你目前的程度根本連這首也吹奏不了啊?”

勇利沒有說話只是盯著自己的樂譜,上面寫著的是
一連串十六分音符、而且是不間斷地演奏二十五個小節。

-而那只是前奏而已。在那之後的樂章更是更加複雜困難。

“……沒有……”

“恩?”

“沒、沒事的!”勇利慌亂地抬起頭和溫蒂對望,“老師、曲子的事情、我會再考慮的。”

“……好。”

“……那個、我可以早退嗎………?”

“……小心我讓你吹土峰一個小時啊。”

溫蒂點了點頭,接著一堂指導課就這樣結束了。

俄羅斯的秋天總是帶有一點的淒涼,溫蒂從練習室的窗外往樓下看過去,果不其然看見學生背著灰色樂器盒的身影。

她不是不知道勇利的著急。

對於今年已經大三的勇利而言,這次的競奏會或許是最後一次的機會了。

但是、對於今年沒有參加鋼琴組演奏的勇利而言、更是更加不可能達成的目標。

“如果乖乖地參加鋼琴組的比賽就好了呀。”

溫蒂喃喃自語,嘛、不過她也不是不知道去年勇利參加鋼琴組比賽的事情。

伸了懶腰,看向練習室門口豪不留情地說,“怎麼,突然想來找雅格夫啦?”

站在門外的男人沒有回答,只是露出一抹微笑。
*

“喔喔!原來這就是莫斯科啊!!”

“媽媽、你看是東正教!”

“媽媽、你看是音樂啊!

“媽媽、可以偷進去嗎!”

“不準--!”

注視在遠方玩樂的妻小,西郡豪不好意思地拍了拍正在發呆的勇利的肩膀說,“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啊,勇利。”

“欸、啊不會啦!”勇利和自己的青梅竹馬對望,“我下午沒有課了、而且妳們能來我真的很開心啊。”

畢竟今年暑假他都一直待在莫斯科練琴啊。

“哈哈,那就好啊。”西郡豪沒有再多說話,反而是好好地觀察自己身旁的好友,“勇利,你是不是瘦了?”

“欸,有嗎?”

總覺得自己跟開學時的自己沒有差很多啊?

西郡豪搖搖頭,看樣子這小子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已經瘦了的這件事情啊。

原本和三胞胎女兒走在前方的西郡優子停下腳步回頭找尋自己丈夫跟青梅竹馬的身影。

“喂--豪--”優子站在原地對著西郡豪揮著手,而西郡空挧流、流譜、流麗也大聲呼喊著父親。

走在西郡的後面,勇利覺得或許這次優子她們來俄羅斯玩已經不會讓他感到苦澀了吧。

畢竟他已經喜歡優子很久了。

然後他所喜歡的人已經結婚、並且有了三個很可愛的女兒了。

站在學校附近的大橋上面、伴隨著墜落的紅葉,勇利突然想到上次競奏會踹他門的少年好像也到了莫斯科音樂大學。

然後這次的競奏會或許就是他最後一次機會了。

就跟對方說的一樣、這個舞台或許真的不需要兩個Yuri。

“勇利?”

“優子、那個…我有個東西想要給你聽。”

已經不會再為初戀而悲傷的青年緊握住自己剩下的唯一,開口。
----
下一章髮際線危險的某人要上線啦!
不良也有可能上線喔((
今天也依舊求勾搭(*´>д<)

【All勇】冰上的樂師。閒聊

剛剛在寫設定的時候,我發現俄羅斯真的有莫斯科音樂大學欸ww
只是剛好是學院而已ww
因為只是閒聊所以就不tag啦ww
歡迎來聊天喔//
是說有人想要猜勇利主修什麼樂器嗎
(不過我想應該沒有人知道就是了
((而且應該也沒有人會留言嚶嚶
晚上更新

【All勇】冰中樂師。序曲

All勇,All勇,All勇((很重要
主尤勇、維勇
音樂學校park
------------
序曲。
第一次看到鋼琴表演然後喜歡上音樂、可能是在四歲那年的冬天吧。
望著在一片春色中對自己微笑的男人,勇利不僅如此想到。
那是和父母姊姊一起去俄羅斯玩的時候,巧遇到父親的友人而有機會觀看被譽為世界的天才少年的鋼琴表演。
在那挪大的舞台上閃閃發光的銀髮和跳躍出琴鍵的音符,都是那樣的令年幼的勇利著迷不已。
表演結束後,他都現在還記得他對著父母如此說道:
-媽媽、我要學習音樂!

“勇利、勇利--”
被人從睡夢中叫醒,勝生勇利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那皮膚黝黑的友人兼室友-披集.朱拉暖。
“嗚嗯……披集君?”
“真是的勇利,今天是開學典禮啊。”終於把好友從睡夢中叫醒,披集有一種完成一件大事的感覺。
披集從勇利的上舖下到地面匆匆忙忙地換了一件衣服,來自熱帶國家的他還是不適應莫斯科的氣候。
嗚嗚、為什麼他會想要考北方的大學啊?
披集打從內心地覺得自己來錯了國家。
當披集換好衣服、並且把自己真愛的小喇叭給收到樂器盒的時候,他轉頭才赫然發現自家的室友現在還在夢中。
“---勇利啊啊我們這樣真的會遲到啦!”
今天、莫斯科音樂大學的男生第二宿舍中還是充滿著披集的悽慘。
被披集給抓著換衣服的勇利在半夢半醒中想到,他從今天開始就可以看到他了。
-他所傾心的維克托·尼基福羅夫。

---
這次會有維勇、尤勇……各式各樣的東西!
只有讓不是跟勇利喔(人家都有未婚妻了w)
最後勇利跟誰在一起我也不知道w
歡迎小夥伴勾搭!
新年快樂!

【尤勇】老師,別走好嗎 下

尤勇一直打成游泳(´・_・`)
-------
十月
秋天的腳步逐漸到來,而對學生而言,秋天是吃螃蟹的季節………………錯了,秋天是有著重大活動的季節。
看著班長認真地寫下班上要表演的節目跟販賣的東西,尤里覺得“這他媽是啥”。
“給我等等!為什麼老子要演女主角!”而且是羅密歐與茱麗葉!
“欸,可是尤里君很適合啊”眼睛妹子的班長很認真地表示。
“我不管。老子不要演女的!”他媽的,如果被米拉她們知道我不就沒面子了!
“但是如果是男男演才有fu啊!”
“我們不是要考大學考了嗎?”
“沒關係,因為大家幾乎都是B判定,而且尤里你是天使啊!”
“維克托你給我閉嘴。”
“如果不是尤里君就不行啊。”
看著班上女生一個個咄咄逼人,眾男生不禁為尤里禱告。
因為他們也真的很想看尤里君的女裝阿。
最後,尤里在勇利一句“我也很想看尤里君的女裝”下,投降了。

十一月
學園祭在這個月的月中,在眼睛班長跟眾女同學的幫助下班上的戲劇很順利,對此維克托很高興。
噢,扣除掉尤里沒有勇利在就不會很配合的狀況啦。
校慶當天,維克托看著在中庭找勇利對戲的尤里,他只覺得很不順眼。真奇怪,明明一個是自己的死黨、一個是自己的兄弟,為什麼他會覺得悲傷呢?
王中之王的維克托思考不過來這個問題,但是當他在下午的戲劇表演中發現勇利一直盯著尤里、而尤里一直盯著勇利之後,他終於忍不住了。
事實證明,就算是王者也不可以放空走樓梯。
勇利看著維克托紅腫的腳踝也不知該生氣還是心疼。
“真是的……維克托你怎麼不好好看路呢?”
“啊哈哈。”為了看你啊 ,維克托心道。
看著勇利不同於自己已經後退的髮際線,維克托突然覺得,如果這個人是自己的就好了。
“勇利,你要不要照顧我一輩子?”

十二月
勇利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尤里一直躲避著自己。
只要視線一對上去就一定會閃開,真奇怪,他記得他明明沒有做出什麼事情啊。
十二月伴隨而來的是作業抽查和無法不去的聚餐邀約。聖誕節前夕維克托被雅格夫教授給拖回去俄羅斯慶祝了,尤里君則作為附加贈品一起被帶了回去。
和維克托從大二開始就一直一起慶祝聖誕節了,總覺得有點寂寞啊,勇利心想。
“啊……是白色聖誕呢。”推開窗戶,勇利讚嘆道。
“尤里君不知道過的好不好呢?”-嗯?為什麼我會想到尤里君?
“喂---!笨蛋豬排!!!”清脆且不爽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尤里很帥氣地踹開房門,看著寂寞如寒的勇利說,“我來了。”
我來了,所以不用擔心,因為你不是自己一個人。

一月
維克托發現,他可愛的小學弟常常在躲他可愛的弟弟。
真奇怪,明明之前就是尤里在躲勇利呀。
不過,這樣才好,這樣他才可以就這樣獨佔他可愛的小豬。
但是啊。
可是啊。
為什麼最後會變成這樣呢?
看著在和室裡,勇利顫抖地試圖親吻唸書唸到睡著的尤里,維克托必須很努力很努力才能抑制自己想要衝進去帶走對方,並且狠狠地佔有他。
“這就是……你的答案嗎?”
-欸,可是、總有一天,維克托會要回俄羅斯對吧?
-我總不能去俄羅斯教日文吧?

二月
即將來臨的大學考,尤里看著自己面前的升學簡章猶豫著。
“尤里的成績就算回莫斯科也可以呢。”維克托說,“尤里,你覺得呢?”
“………”
“唉……”俊美的老師嘆氣,“你不想要離開勇利對不對?”
“恩…………等等!才不是這樣!”
“恩、恩……我都知道喔。”
“知道什麼鬼!”
“你喜歡勇利。”
“…………”
看著紅了臉的尤里,維克托偷偷地在心中嘆息。
“尤里。”
“幹嘛?”
“你有自信讓勇利不會哭泣嗎?”
看著少年的表情,維克托了解了答案。

三月
畢業典禮。
看著自己眼前的俄羅斯學生,勇利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真沒想到尤里君會考福岡大學呢。”
明明成績是東大也上得了的。
看了已經矮自己一點的勇利,尤里裝作漫不經心地問,“你不去畢業典禮沒關係嗎,老師。”
“沒關係喔,”勇利聳肩,“至少讓維克托做點事情嘛。”
“老師。”
“怎麼了,尤里君?”
“豬排飯。”
“?”
尤里吸了一口氣,然後---

四月
“尤里君,快點起床了!”
“欸……不要。”
“不行啦,今天是開學典禮!”
“……繼續睡 。”
“等、不要把我拖進去……等等,昨、昨天不是已經做過了---嗚。”

--
維勇好讚,但是我還是喜歡小天使。

有人還是吃尤勇嗎?

【尤勇】老師,別走好嗎? 上

遲到好多天的生日賀文 @幽
不要生氣嚶嚶
這篇,仍然是尤勇尤勇尤勇
師生paro
------------
4月
新學期開學,長谷津的高中各個都開遍了櫻花,不只是高中,就連溫泉區也開滿了櫻花。
“維克托快點啦!不然會遲到!”勇利在自家溫泉飯店的大廳急急忙忙地綁著鞋帶,同時也不忘往後面大喊著。
和勇利是大學同學兼現今寄宿在勇利家的維克托不疾不徐地從樓上走下來,“勇利~不用那麼急啦。”
“怎麼可以啊,維克托,”勇利認真地說,“今天可是開學典禮,校長可是說了無論如何不可以遲到的。”
維克托笑了笑,沒有正面回答勇利的問題,反而直接湊到他的旁邊對著他毛手毛腳。
“維維維維維維克托……………!????”
“勇利不要那麼認真嗎~?”
"啪。”
最後,維克托上台致詞的時候,精緻的五官正中央有著紅色的印子。站在舞台後方的勇利覺得早上只有打他一拳真是太便宜對方了。
“……那傢伙在搞什麼啊。”台下人群中,一名金髮少年不削地喃喃自語。

五月
尤里看著在大廳中被維克托騷擾的勇利不由得肚子一把火在燒。他和維克托是在同個育幼院認識的,失去祖父的他被雅格夫帶到育幼院裡,當時拒他人於千里之外的尤里唯一親近的、就只有一直騷擾他的維克托。
所以當尤里從雅各夫那邊得知維克托跑去日本的時候,也非常認真地辦了手續轉來長谷津的高中,也裡所當然地跟維克托一樣居住在勇利家。
對尤里而言,維克托是自己的哥哥。
而勇利則是哥哥的好友=哥哥很重要的人=搶走哥哥的人=應該排除的對象。
基於以上等式,尤里憤憤地吃了一口豬排飯,狠狠地心道。
“去死吧,白痴豬排飯。”

六月
勇利知道維克托的那個義弟對自己充滿了敵意,但是始終不知道理由何在。
雖然尤里看到他都不叫他老師(噢,勇利是尤里他們班的古文老師),在家裡總是對自己狠狠相對,但是他看到尤里受傷時,卻無法接受而去把那群欺負尤里的三年級學生。
尤里看著抱著自己青年,一臉不屑地道:“沒事來救我幹嘛?”
“怎麼能不救你呢…?”勇利苦笑地摸了摸尤里的頭,“我可是你的老師啊。”
勇利看著尤里沒有拒絕自己的動作,覺得或許他們兩個人的距離可以接近一點了。
在視線模糊之際,他好像聽到少年喃喃自語。

7月
尤里看著在台上授課的勇利,不知道為何竟覺得對方有點可愛。
他媽的,一定是因為維克托的關係。
他想起男人總是會稱呼勇利是可愛的小豬,尤里仔細地觀察勇利。
………我居然覺得維克托那混帳說的很有道理。
18歲的尤里覺得他的世界好像有什麼在改變了。
然後他非常認真地把責任推到了自己的兄長身上 。
“……尤里君,怎麼了嗎?”
“老師你的肥肉跑出來了。”
“…………欸欸欸欸!???/////////”

8月
為期一個月的暑假說不長就不長,說不短就不短,但是明眼人也是可以看得出從暑假開始、尤里就開始對勇利很親切。
“笨蛋豬排飯!”
“哇!等等、尤里君不要突然踹過來啦!”
………即使尤里還是每天家暴著勇利。
就連勝生夫婦都看得出來尤里的轉變,維克托怎麼也會看不出來。
原本每天跑去跟勇利睡的只有他,但是暑假一到他那傲嬌的義弟就會一起跑過來擠,美其名曰想要多學習古文,不過他才不認為事情那麼單純。
維克托看著在自己面前泡溫泉的勇利,竟是想要去碰觸他,但是他最後還是搖搖頭。
這個人、從來就不是完全屬於他的。
最後夏日的夜晚、勇利都會被維克托跟尤里兩人夾在中間一起迎接涼爽的夜晚。

九月
第二學期開學了,尤里班上原本的班導請了產假,所以原本是副班導的維克托變成了班導,而不知道為什麼有維克托的地方就一定會有他的工作的勇利也成了副班導。
對此,班上全部女生覺得等到田間老師回來一定要請老師吃飯。
全校的校草(在校男學生都是屁孩)呀!那可是帥到沒有天理的男人,就這樣成˙了˙他˙們˙的˙班˙導!!!!!天哪,如果因為這樣就考不到本州的大學她們也願意啊!
“唉,如果大家能夠考上東大,那麼老師可以答應妳們任何----嗚噗--”
“請不要隨便定下約定,維克托老師。”
勇利直接把板擦直接丟到男人的腹部,面無表情道。
看著已經生氣的媳婦(劃掉)維克托也不管是不是在上課,就直接撲過去騷擾人家。
“原來勝生老師是個受啊!”在那個瞬間,全班女性都達成了一個共識。

---
好了,下明天再發吧
我累了((

all勇 新坑預告

身為一個all勇黨
看完第九集後,好希望維勇去結婚阿阿阿啊
所以,新坑開了
all勇(主尤勇←維)
內容大概是原著衍生或者是師生paro吧
半夜可能會再發一篇給我朋友的生賀
同樣是尤勇,只是這次會有維勇
對,我就想看維克托哭ヾ(°∀°)ノ
老子的葉藍坑怎麼辦啊啊(.( ´_ゝ`)

【尤勇】 If I can say I love you

這篇文章是尤勇、尤勇、尤勇((很重要

----
0.
尤里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開始追逐著那令自己反胃的身影。
明明對方搶走了維克托的視線、明明對方不知道自己是那麼地幸福、明明對方是那個豬排飯笨蛋,他卻總是不自覺地追逐著對方的身影。
沒有人知道,尤里他已經喜歡了勇利-包含他自己也不知道-。

1.
最先發現尤里有異常的是同個滑冰場的雪莉,她發現他們家的小王子總是會在一個很奇怪的時間跑到滑冰場來看轉播。
即使是在俄羅斯,日本的電視台還是有幾家會有牽線。
她夥同幾個朋友一起跟蹤、咳……關心自家後輩的生理狀況,卻意外發現對方總是半夜起來看滑冰轉播。
日本的、滑冰轉播。
雪莉看著尤里盯著電視機裡的那名黑髮青年,便壞心眼地勾起嘴角。
哎呀哎呀、這不是有了喜歡的人了嗎?

2.
尤里結束了一天的訓練之後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休息,在雅格夫這邊他們為了自己清出了一個客房供自己休息。
不過對於自己教練們之間的愛恨情仇他一定也不想要去理解,對於他而言,他最渴求的就是奪下金牌。
為了這件事情,就算他要把靈魂賣給惡魔也可以。
但是,當他想到惡魔時,尤里無法克制自己想到勇利。
Eros的勇利。

3.
他媽的老子怎麼會想到那個白痴豬排飯!!!!!!!

4.
事實證明,尤里雖然是個專注滑冰100年的少年,還是對於戀愛還是有所嚮往。
想久了勇利,便開始會去關注他的比賽。
一次、兩次、三次。
尤里漸漸發現自己已經無法停下目光了。
他知道了自己好像有什麼在改變他。

5.
Yuri:優子,在嗎?
Yuuko:……在呀,怎麼了尤里君?
Yuri:………………
尤里吸了一口氣,最後很艱難地按下送出。
Yuuko:……尤里君?
Yuri:如果無法停下自己的目光,是怎麼一回事?
Yuuko:欸欸欸欸欸欸等等……尤里君喜歡上誰了?!
滿臉通紅地關掉手機,尤里憤憤地心想。
媽的,蠢女人。只知道戀愛。

6.
尤里不會承認自己喜歡勇利這件事。
因為他覺得自己跟勇利的關係,只是個競爭對手。
而且他討厭勇利。
即使他本人知道,他對他的感情好像不是那麼簡單。

7.
尤里意識到自己喜歡上勇利,是在中國大賽上面。
當他看著轉播,看著維克托緊緊抱住勇利,而勇利的表情雖然震驚,卻無法遮住他的幸福感。
那是個十分幸福、而且純潔的笑容。
當尤里看著轉播,心中就像是有刀子在割。
他好像知道為什麼自己會一直追逐著那個身影了。
在意識到勝生勇利喜歡著維克托·尼基福羅夫的同時,尤里也意識到了一件很重要、但又很殘酷地一件事。

8.
尤里·普利謝茨基喜歡著勝生勇利。
而且是無可救藥地喜歡著。

9.
那天,尤里第一次蹺了老太婆的課。
他把自己關在房間裡,緊緊地抓著那隻咖啡色的貓不放。
他哭了,但是聲音卻沒有出來。
他猶如殉道者般的慟哭。
剛開花的戀情,就這樣被現實給打傷。
但是,他沒有難過許久。
因為他知道,自己不能一直停止前進。

10.
如果有一天,他站在跟維克托一樣的高處時,是否勝生勇利會開始關注著自己呢?
這沒有答案,但是尤里不會放棄。
就像當初為了維克托而飛到九州去一樣。
這次他要為了勇利而飛到那個高度。

11.
你給我看好了,笨蛋豬排飯!

【番外】
站在機場的大廳,維克托突然覺得一陣陣寒意。
是誰又在咒罵他了。
只是維克托不知道咒罵自己的、是一直很崇拜自己的師弟就是了

---
不知道為什麼好想寫維勇←尤
但是感覺好虐喔((靠
我好想要螢草(´・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