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晴章

為了可以繼續活下去,我所依賴的究竟是何物呢?

【尤勇】老師,別走好嗎? 上

遲到好多天的生日賀文 @幽
不要生氣嚶嚶
這篇,仍然是尤勇尤勇尤勇
師生paro
------------
4月
新學期開學,長谷津的高中各個都開遍了櫻花,不只是高中,就連溫泉區也開滿了櫻花。
“維克托快點啦!不然會遲到!”勇利在自家溫泉飯店的大廳急急忙忙地綁著鞋帶,同時也不忘往後面大喊著。
和勇利是大學同學兼現今寄宿在勇利家的維克托不疾不徐地從樓上走下來,“勇利~不用那麼急啦。”
“怎麼可以啊,維克托,”勇利認真地說,“今天可是開學典禮,校長可是說了無論如何不可以遲到的。”
維克托笑了笑,沒有正面回答勇利的問題,反而直接湊到他的旁邊對著他毛手毛腳。
“維維維維維維克托……………!????”
“勇利不要那麼認真嗎~?”
"啪。”
最後,維克托上台致詞的時候,精緻的五官正中央有著紅色的印子。站在舞台後方的勇利覺得早上只有打他一拳真是太便宜對方了。
“……那傢伙在搞什麼啊。”台下人群中,一名金髮少年不削地喃喃自語。

五月
尤里看著在大廳中被維克托騷擾的勇利不由得肚子一把火在燒。他和維克托是在同個育幼院認識的,失去祖父的他被雅格夫帶到育幼院裡,當時拒他人於千里之外的尤里唯一親近的、就只有一直騷擾他的維克托。
所以當尤里從雅各夫那邊得知維克托跑去日本的時候,也非常認真地辦了手續轉來長谷津的高中,也裡所當然地跟維克托一樣居住在勇利家。
對尤里而言,維克托是自己的哥哥。
而勇利則是哥哥的好友=哥哥很重要的人=搶走哥哥的人=應該排除的對象。
基於以上等式,尤里憤憤地吃了一口豬排飯,狠狠地心道。
“去死吧,白痴豬排飯。”

六月
勇利知道維克托的那個義弟對自己充滿了敵意,但是始終不知道理由何在。
雖然尤里看到他都不叫他老師(噢,勇利是尤里他們班的古文老師),在家裡總是對自己狠狠相對,但是他看到尤里受傷時,卻無法接受而去把那群欺負尤里的三年級學生。
尤里看著抱著自己青年,一臉不屑地道:“沒事來救我幹嘛?”
“怎麼能不救你呢…?”勇利苦笑地摸了摸尤里的頭,“我可是你的老師啊。”
勇利看著尤里沒有拒絕自己的動作,覺得或許他們兩個人的距離可以接近一點了。
在視線模糊之際,他好像聽到少年喃喃自語。

7月
尤里看著在台上授課的勇利,不知道為何竟覺得對方有點可愛。
他媽的,一定是因為維克托的關係。
他想起男人總是會稱呼勇利是可愛的小豬,尤里仔細地觀察勇利。
………我居然覺得維克托那混帳說的很有道理。
18歲的尤里覺得他的世界好像有什麼在改變了。
然後他非常認真地把責任推到了自己的兄長身上 。
“……尤里君,怎麼了嗎?”
“老師你的肥肉跑出來了。”
“…………欸欸欸欸!???/////////”

8月
為期一個月的暑假說不長就不長,說不短就不短,但是明眼人也是可以看得出從暑假開始、尤里就開始對勇利很親切。
“笨蛋豬排飯!”
“哇!等等、尤里君不要突然踹過來啦!”
………即使尤里還是每天家暴著勇利。
就連勝生夫婦都看得出來尤里的轉變,維克托怎麼也會看不出來。
原本每天跑去跟勇利睡的只有他,但是暑假一到他那傲嬌的義弟就會一起跑過來擠,美其名曰想要多學習古文,不過他才不認為事情那麼單純。
維克托看著在自己面前泡溫泉的勇利,竟是想要去碰觸他,但是他最後還是搖搖頭。
這個人、從來就不是完全屬於他的。
最後夏日的夜晚、勇利都會被維克托跟尤里兩人夾在中間一起迎接涼爽的夜晚。

九月
第二學期開學了,尤里班上原本的班導請了產假,所以原本是副班導的維克托變成了班導,而不知道為什麼有維克托的地方就一定會有他的工作的勇利也成了副班導。
對此,班上全部女生覺得等到田間老師回來一定要請老師吃飯。
全校的校草(在校男學生都是屁孩)呀!那可是帥到沒有天理的男人,就這樣成˙了˙他˙們˙的˙班˙導!!!!!天哪,如果因為這樣就考不到本州的大學她們也願意啊!
“唉,如果大家能夠考上東大,那麼老師可以答應妳們任何----嗚噗--”
“請不要隨便定下約定,維克托老師。”
勇利直接把板擦直接丟到男人的腹部,面無表情道。
看著已經生氣的媳婦(劃掉)維克托也不管是不是在上課,就直接撲過去騷擾人家。
“原來勝生老師是個受啊!”在那個瞬間,全班女性都達成了一個共識。

---
好了,下明天再發吧
我累了((

评论(4)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