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晴章

為了可以繼續活下去,我所依賴的究竟是何物呢?

【尤勇】老師,別走好嗎 下

尤勇一直打成游泳(´・_・`)
-------
十月
秋天的腳步逐漸到來,而對學生而言,秋天是吃螃蟹的季節………………錯了,秋天是有著重大活動的季節。
看著班長認真地寫下班上要表演的節目跟販賣的東西,尤里覺得“這他媽是啥”。
“給我等等!為什麼老子要演女主角!”而且是羅密歐與茱麗葉!
“欸,可是尤里君很適合啊”眼睛妹子的班長很認真地表示。
“我不管。老子不要演女的!”他媽的,如果被米拉她們知道我不就沒面子了!
“但是如果是男男演才有fu啊!”
“我們不是要考大學考了嗎?”
“沒關係,因為大家幾乎都是B判定,而且尤里你是天使啊!”
“維克托你給我閉嘴。”
“如果不是尤里君就不行啊。”
看著班上女生一個個咄咄逼人,眾男生不禁為尤里禱告。
因為他們也真的很想看尤里君的女裝阿。
最後,尤里在勇利一句“我也很想看尤里君的女裝”下,投降了。

十一月
學園祭在這個月的月中,在眼睛班長跟眾女同學的幫助下班上的戲劇很順利,對此維克托很高興。
噢,扣除掉尤里沒有勇利在就不會很配合的狀況啦。
校慶當天,維克托看著在中庭找勇利對戲的尤里,他只覺得很不順眼。真奇怪,明明一個是自己的死黨、一個是自己的兄弟,為什麼他會覺得悲傷呢?
王中之王的維克托思考不過來這個問題,但是當他在下午的戲劇表演中發現勇利一直盯著尤里、而尤里一直盯著勇利之後,他終於忍不住了。
事實證明,就算是王者也不可以放空走樓梯。
勇利看著維克托紅腫的腳踝也不知該生氣還是心疼。
“真是的……維克托你怎麼不好好看路呢?”
“啊哈哈。”為了看你啊 ,維克托心道。
看著勇利不同於自己已經後退的髮際線,維克托突然覺得,如果這個人是自己的就好了。
“勇利,你要不要照顧我一輩子?”

十二月
勇利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尤里一直躲避著自己。
只要視線一對上去就一定會閃開,真奇怪,他記得他明明沒有做出什麼事情啊。
十二月伴隨而來的是作業抽查和無法不去的聚餐邀約。聖誕節前夕維克托被雅格夫教授給拖回去俄羅斯慶祝了,尤里君則作為附加贈品一起被帶了回去。
和維克托從大二開始就一直一起慶祝聖誕節了,總覺得有點寂寞啊,勇利心想。
“啊……是白色聖誕呢。”推開窗戶,勇利讚嘆道。
“尤里君不知道過的好不好呢?”-嗯?為什麼我會想到尤里君?
“喂---!笨蛋豬排!!!”清脆且不爽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尤里很帥氣地踹開房門,看著寂寞如寒的勇利說,“我來了。”
我來了,所以不用擔心,因為你不是自己一個人。

一月
維克托發現,他可愛的小學弟常常在躲他可愛的弟弟。
真奇怪,明明之前就是尤里在躲勇利呀。
不過,這樣才好,這樣他才可以就這樣獨佔他可愛的小豬。
但是啊。
可是啊。
為什麼最後會變成這樣呢?
看著在和室裡,勇利顫抖地試圖親吻唸書唸到睡著的尤里,維克托必須很努力很努力才能抑制自己想要衝進去帶走對方,並且狠狠地佔有他。
“這就是……你的答案嗎?”
-欸,可是、總有一天,維克托會要回俄羅斯對吧?
-我總不能去俄羅斯教日文吧?

二月
即將來臨的大學考,尤里看著自己面前的升學簡章猶豫著。
“尤里的成績就算回莫斯科也可以呢。”維克托說,“尤里,你覺得呢?”
“………”
“唉……”俊美的老師嘆氣,“你不想要離開勇利對不對?”
“恩…………等等!才不是這樣!”
“恩、恩……我都知道喔。”
“知道什麼鬼!”
“你喜歡勇利。”
“…………”
看著紅了臉的尤里,維克托偷偷地在心中嘆息。
“尤里。”
“幹嘛?”
“你有自信讓勇利不會哭泣嗎?”
看著少年的表情,維克托了解了答案。

三月
畢業典禮。
看著自己眼前的俄羅斯學生,勇利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真沒想到尤里君會考福岡大學呢。”
明明成績是東大也上得了的。
看了已經矮自己一點的勇利,尤里裝作漫不經心地問,“你不去畢業典禮沒關係嗎,老師。”
“沒關係喔,”勇利聳肩,“至少讓維克托做點事情嘛。”
“老師。”
“怎麼了,尤里君?”
“豬排飯。”
“?”
尤里吸了一口氣,然後---

四月
“尤里君,快點起床了!”
“欸……不要。”
“不行啦,今天是開學典禮!”
“……繼續睡 。”
“等、不要把我拖進去……等等,昨、昨天不是已經做過了---嗚。”

--
維勇好讚,但是我還是喜歡小天使。

有人還是吃尤勇嗎?

评论(39)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