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晴章

為了可以繼續活下去,我所依賴的究竟是何物呢?

【All勇】冰上的樂師。第一協奏曲

有自創角((不過不是很重要就是了呵呵
-------
“勇---利---”第二音樂練習室傳來一名女性的怒吼,只見在小小的音樂教室中一名身穿白色上衣和米色格子裙的女子左手中握著中音薩式管、右手指著坐在演奏椅上的青年的樂譜說:“這裡不是三連音啊,我從剛剛就一直說是十六分音符啊!”

“溫蒂、對不起。”黑髮的青年顫抖了一下,“可是、那邊我真的不行啊。”

“那你自選就不要選這首啊!笨蛋!”

溫蒂.諾斯帝夫煩躁地抓了抓她那長長的黑髮,看到老師的這個動作黑髮青年-勝生勇利-在心裡暗自驚嘆。

“溫蒂、不、不要生氣…”

“我沒有生氣,但是我真的不懂都已經九月了,怎麼會想要臨時更改自選曲呢?”

“因為…………”想要獲勝。勇利默默地在心裡回答下半句。

“……既然這樣為什麼要選這首曲子?”溫蒂沒有跟以往一樣繼續耐心地指導勇利,反而是對著已經快要縮成一團球的勇利厲聲問到,“你不是原本就是saxphone主科的學生、而且依照你目前的程度根本連這首也吹奏不了啊?”

勇利沒有說話只是盯著自己的樂譜,上面寫著的是
一連串十六分音符、而且是不間斷地演奏二十五個小節。

-而那只是前奏而已。在那之後的樂章更是更加複雜困難。

“……沒有……”

“恩?”

“沒、沒事的!”勇利慌亂地抬起頭和溫蒂對望,“老師、曲子的事情、我會再考慮的。”

“……好。”

“……那個、我可以早退嗎………?”

“……小心我讓你吹土峰一個小時啊。”

溫蒂點了點頭,接著一堂指導課就這樣結束了。

俄羅斯的秋天總是帶有一點的淒涼,溫蒂從練習室的窗外往樓下看過去,果不其然看見學生背著灰色樂器盒的身影。

她不是不知道勇利的著急。

對於今年已經大三的勇利而言,這次的競奏會或許是最後一次的機會了。

但是、對於今年沒有參加鋼琴組演奏的勇利而言、更是更加不可能達成的目標。

“如果乖乖地參加鋼琴組的比賽就好了呀。”

溫蒂喃喃自語,嘛、不過她也不是不知道去年勇利參加鋼琴組比賽的事情。

伸了懶腰,看向練習室門口豪不留情地說,“怎麼,突然想來找雅格夫啦?”

站在門外的男人沒有回答,只是露出一抹微笑。
*

“喔喔!原來這就是莫斯科啊!!”

“媽媽、你看是東正教!”

“媽媽、你看是音樂啊!

“媽媽、可以偷進去嗎!”

“不準--!”

注視在遠方玩樂的妻小,西郡豪不好意思地拍了拍正在發呆的勇利的肩膀說,“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啊,勇利。”

“欸、啊不會啦!”勇利和自己的青梅竹馬對望,“我下午沒有課了、而且妳們能來我真的很開心啊。”

畢竟今年暑假他都一直待在莫斯科練琴啊。

“哈哈,那就好啊。”西郡豪沒有再多說話,反而是好好地觀察自己身旁的好友,“勇利,你是不是瘦了?”

“欸,有嗎?”

總覺得自己跟開學時的自己沒有差很多啊?

西郡豪搖搖頭,看樣子這小子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已經瘦了的這件事情啊。

原本和三胞胎女兒走在前方的西郡優子停下腳步回頭找尋自己丈夫跟青梅竹馬的身影。

“喂--豪--”優子站在原地對著西郡豪揮著手,而西郡空挧流、流譜、流麗也大聲呼喊著父親。

走在西郡的後面,勇利覺得或許這次優子她們來俄羅斯玩已經不會讓他感到苦澀了吧。

畢竟他已經喜歡優子很久了。

然後他所喜歡的人已經結婚、並且有了三個很可愛的女兒了。

站在學校附近的大橋上面、伴隨著墜落的紅葉,勇利突然想到上次競奏會踹他門的少年好像也到了莫斯科音樂大學。

然後這次的競奏會或許就是他最後一次機會了。

就跟對方說的一樣、這個舞台或許真的不需要兩個Yuri。

“勇利?”

“優子、那個…我有個東西想要給你聽。”

已經不會再為初戀而悲傷的青年緊握住自己剩下的唯一,開口。
----
下一章髮際線危險的某人要上線啦!
不良也有可能上線喔((
今天也依舊求勾搭(*´>д<)

评论(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