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晴章

為了可以繼續活下去,我所依賴的究竟是何物呢?

【All勇】冰上的樂師。第二協奏曲

禮拜六的早上是勇利最輕鬆的一個早晨,因為這是他少數可以自然睡到醒的日子。

禮拜六的早上是披集最開心的一個早晨,因為這是他少數不需要叫勇利起床的早晨。

或許是因為從小開始披集就很喜歡在一大早吹奏他鍾愛的小號,再加上音樂大學裡什麼樣子的人都有,所以這更造就了披集每天六點到宿舍外的長椅上吹小號開啟新的一天。

而從大一就開始跟勇利是室友的披集自從發現室友就算有十個鬧鐘也叫不醒之後(僅限在早上七點半前),自願接下叫醒勇利的工作。

但是今天卻是在早上六點出頭,勇利就被披集給叫了
醒來。

而且還是被披集那驚人的尖叫聲給叫醒的。

“勇利---”披集把還在半夢半醒的勇利給抱在懷中,並且把手機給遞到勇利的面前激動地說:“勇利、勇利你什麼時候認識維克托的!?”

“什………………欸?”

瞬間從夢中醒來的勇利瞪大了雙眼,“披披披披集你在說什麼?”

披集沒有說話,只是很興奮地把手機的頁面放大給勇利看。一看到標題和內文,勇利差點就這樣昏過去了。上面標題非常聳動地寫著-鋼琴界的王子.維克托 ·尼基福羅夫放棄了最喜愛的鋼琴!?,接著副標題更是令人驚爆的“轉職教師?即將擔任日本鋼琴手的專屬指導老師?”。

如果只看標題跟副標或許披集根本不會被嚇到這種程度,問題是在新聞裡面的“日本人照片根本就是他家超可愛的室友啊!

“………”震驚到無法說話的勇利。

“………”興奮到無法說話的披集。

勇利慢慢地回過神來,他第一個反應是脫離披集的懷抱,接著到床鋪下面隨手拉了一件外套直接套在上面,然後沒有任何猶豫地衝出了房間。

披集就這樣望著對方離開,內心不僅嘆到果然維克托在勇利心中的份量是那麼大,而自己就只是勇利非常要好的朋友兼室友。他沒有回到自己的床鋪而是繼續躺在勇利的床上賴床。

如果勇利回來的時候我還在睡,不知道他會不會去睡我的的床呢。

披集在睡著前突然想到、他的鋼琴兼小號指導老師好像說他今天有一場演奏?嘛…不過算了,反正到時候跟chiao chiao一起自拍就沒事了嘛~

這個星期六披集還是睡的很飽呢。

*

勇利從男子宿舍跑出去之後,立刻用他此生最快的速度跑到教師辦公大樓、打算去追問他的老師這是怎麼一回事。

當他跑過第三演奏廳的時候,一個不留神便和一個人給撞在一起。勇利沒有跟以前一樣會很慌亂、反而是急急忙忙地站了起來、匆匆忙忙地和對方道歉。

“啊啊、那個我是鋼琴科的勝生勇利、真的很對不起!我我我現在在趕時間……那那那個如果有受傷之類的請再來找我!”

幾乎沒有換氣地把話說完,勇利又開始朝著目標奔跑而去。

被撞到的人:“……”

那個笨蛋在幹嘛?

有著一頭金髮的男子露出一抹他本人也不知道的微笑,轉身繼續朝宿舍走去。

另一邊,當勇利跑到教師辦公室門口的後才發現那麼早是沒有人回來上班的。

昨天星期五,有很多老師都結伴一起去喝酒,而要改作業的教師群也一起結伴去喝酒改作業,所以今天很多老師都不會出現在辦公室。

……不過話說回來也沒有人會想要在假日的時候去學校吧。

勇利在內心對自己吐槽著。

他靠著十分明亮的玻璃門,額頭輕輕地靠在上頭。玻璃的對面映出了穿著咖啡色大衣跟黑色睡衣褲的自己的身影。

“所以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啦。”敲了一下門,勇利只覺得現在的自己已經整個慌亂到不行。

不知道如果這種時候彈大黃峰會不會手打結然後送醫呢?

“---不會送醫喔。”

耳邊傳來男人酥麻的呼吸聲,勇利頓時僵住身子。

這個聲音、他絕對不會忘記,也不會認錯-

站在日本青年身後的銀髮男子勾起一抹微笑將面壁思過的對方扳到自己的面前,只見到對方猶如剛出生的小豬仔一般紅著臉、瞪大了那十分純粹的黑眸。

“你好,勇利。我是維克托.尼基福羅夫。”

如果說神明是在捉弄我的話--

“從今天起我就是你的指導老師了喔。”

-那就請不要讓我醒來了吧-

-----
喔耶!第三篇!
髮際線(劃掉)跟不良(劃掉)都出現了耶
友:不要玩髮際線啊喂ヽ(`Д´)ノ
求各位鄉親走過路過就順便留個言吧QQ

评论(5)

热度(57)